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书香法院

散文:我的葛朗台闺蜜——鸡冠区法院 王薇

发布时间:2017-12-01 10:34:57


    春天的一个周末上午,我开着刚买的红色轿车拉着花花,参加完朋友父亲的葬礼,行驶在一条公路的单行道上,看见对面卡车司机不停向我摆手示意,还未待我反应过来,就被前面的交警车堵住了,原来我逆行违章了。看见二个严厉的民警,我说完了,准定得被罚款了。花花却镇静的劝说我,不要紧,我打电话帮你找人啊。我们俩下车,交警让我交出驾驶证副本,我一摸兜,竟然落家里了。见此情景,交警说扣6分,罚款500元,吓的我脸都青了。此时,旁边的花花一直在打电话,听了交警的话,满脸带笑的对人家说,你好,我是你们交警支队老王的表妹,他请你接电话,交警接过电话后,说罚款票子都写了,那就罚一百吧,不扣分了。我本来以为找人会免了一切罚款呢,却还是被罚了,心里不舒服,顺嘴说了一句,真闹心。结果被交警听见了,立刻鸡眼了,对正开罚款票子的小交警喊道,罚200元。我刚要反驳,被花花一把拉到后面,仍然笑脸又哈腰的对交警说,对不起,她脾气不好,我向你道歉了,你们罚的对,我们接受。她是我的好朋友,是我借的车去办事,罚款我来缴纳。并接过对方的罚款单。

    我们俩上了车,她又伸出头问交警,罚款是在农行交吧。交警看了她一眼说对。

    我们俩开车走了,当车行驶到一所学校门前时,我无意中从倒车镜看见警车又从后面追上来了,心又提了起来,我紧张的对花花说,我也没再违规啊,他们干嘛追我啊?花花却笑了,下车向停在前面的警车走去,结果呢,交警竟然把罚单又收回去了。

    这就是我的闺蜜花花女士,她的刚一闪亮登场就帮我躲过了一次罚单和扣分。我夸奖她会说话很管用,她却训斥我得改正大小姐的臭脾气,否则将来一定会吃大亏。虽然我不爱听她的语气,但认为她说的有道理。

    花花和我是发小,比我小二个月,托儿所一起长大,上学时一个班级。从小,因为她的特别节省习惯,被小伙伴们起个外国外号,葛朗台。

    在60年代末,同龄人家都基本是二个孩子,但花花家四个孩子,她是老大,下面二个妹妹一个弟弟。父母都是双职工,但抚养四个孩子,还要给老人生活费用,她家里的日子过得比较紧张。养成了她特别节俭的习惯。

    上小学时,她的作业本都是正反面用,铅笔用了很短,她也不会丢掉,她会用硬纸张卷起一个长筒,套在铅笔头上继续用。她的鞋子坏了,修理多次继续穿,衣服打着补丁。但她学习很优秀,还是班级干部。每次学校有大型活动,她都是棋手,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让我们羡慕不已。

    花花很少买本子,她会把爸爸公出买的糖果上的各色糖纸,用热水浸湿后,用毛巾擦干,夹在书中,几天后就像新的糖纸一样好看,她把各色各样的糖纸夹满了一本书,到了学校,学生们纷纷过来观看,最后糖纸会成为一种交换货币,换来了纸张,甚至还能换来各种水果。

    七十年代初期,是国家计划经济时代,工资少,购物凭票。花花的糖纸从农村学生那儿,换来了沙果,胡萝卜,菇娘,我也借光饱了口福。附近有家钢铁厂,花花和住在厂附近的学生们关系好,那些孩子领着她去砸钢铁厂丢弃的废钢渣,砸出里面的小钢锭,卖给收废品的,一斤一分钱,她竟然攒到了几毛钱。看着她被钢渣蹦破手上的口子,葛朗台的称号她是当之无愧。

    上中学时,我们俩都考上了市里重点校,路途很远,有公共汽车,但为了节省几分钱的车票,她每天都拉着我沿着火车道走路上学。就这样走了三年,害得我们俩隔一段时间就得去补布鞋,她还和补鞋的老爷爷套近乎,讲价,把她妈妈在医院发的白线手套送给老爷爷,免费修鞋。直到后来我们都拥有了自行车。

    中学时,我们都带中午饭,有时家里没有午饭,大人给她钱买饭吃,她只买一个馒头就着热水当午餐。她把节省的钱都放在一个大罐头瓶子里,说攒满一瓶子了,她就是大富翁。可惜,由于她保管不善,放在立柜后面时,被弟弟妹妹们无意中发现后,掏光了里面所有的钢币,快速的跑到小卖店,买了最爱吃的山楂片和大虾糖,吃的开心无比。

    当她回到家,又像往常一样高兴的去拿存钱的瓶子时,看见里面空空如也,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瞬间傻了,连哭都不会了。

    好久好久,她才缓过气来,拼命的回想到底谁会偷了钱,当她一回头,看见弟弟妹妹们胆怯又心虚的样子时,她明白了,却没有责怪他们,更没有告诉父母。但从此她不再把钱放在别处,而是在裤子里面缝个兜,钱不离兜。

    我问她,为何不告诉父母这件事,她叹了一口气说,我不怨他们,他们太小,家里条件不好,他们亏嘴才馋啊,我是姐姐,应该让着弟弟妹妹的。

    高中时,她一直穿着蓝色和黑色的衣服,尽管她身材面条,模样秀丽,但从来不用化妆品,唯一使用的是几分钱一个的噶啦油。有一天,我发现她闷闷不乐的样子,问她有什么心事?她开始说啥也不肯说,最后禁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她才红着脸说,每次在学校走廊经过,隔壁班级的男孩都会推另一个男孩往她身上撞。她特别郁闷。我听了,哈哈大笑,告诉她,那是男孩们喜欢她,才故意这样做的。我也认真的看着她,发现她大大的眼睛,腼腆的眼神,确实是男孩们心仪的女孩典范。

    鬼使神差,大学我们俩还是一个学校,但不是一个专业。每次开学和放假,她依然如故拉着我坐晚上半夜的硬座火车,又累又困,腰酸背疼。大学期间,我们俩是饭伴,我负责买饭,她负责打菜,绝对不会多花一分钱,更不用说去外面的饭店去改造生活了。

    大一上学期刚半个月,清汤寡水的食堂大锅饭,吃的我肚子总是感觉饿,上课都能听见肚子咕噜噜的叫声。我向她提出抗议,她买的菜没有油水,太便宜,我坚决要求买菜,可是她不干,担心我大手大脚会花光生活费。我们俩互不相让,僵持不下。忽然有一天,她喜笑颜开的对我说,可以改善生活了。原来,她是问了商店阿姨,有个批发方便面的市场,虽然路途远,但价格比学校便宜多了。喷香的方便面,法式面包,一直伴随着大学四年时光,留下美好的记忆。后来她买个大旅行袋,每次批发满满一大袋子,在宿舍零售,竟然不用家里给生活费了。她总是把节省下来的钱,给爷爷奶奶和弟弟妹妹们买回来好吃的食品,自己却从来不舍得吃任何营养品。但她却越发出落得面条美丽,特别是一头长长的披肩发,更加漂亮。

    当时有几个男孩子拼命追求她,她都笑着拒绝了,有个男孩家里是烟酒批发商,特别有钱,开着嘉陵摩托车上学,她总是请花花吃饭,但都被拒绝了。有一次,男孩买了很多食品,托我送给花花,因为是一个系的不好拒绝,我只好拎着一大袋食品送到花花住的宿舍。当她听说是男孩买的,坚决让我送回去,我不肯,她一生气,就全部丢到外面的垃圾桶了。气得我和她大吵一架,但那个男孩却知难而退,不在来烦恼她了。

    大一期末,花花获得了奖学金,我和她商量二人去旅游吧,她特别想去北京的长城,但最后,她还是取消旅游计划,用奖学金给家人购买了新年的礼物。

    1991年大学毕业后,我们俩分回家乡在机关工作。每月工资一百多元,我5月份结婚,她9月份结婚,她把积攒的一千元钱给了父母。为了节省400元钱,她没有拍摄婚纱照和租用婚纱,她说丈夫单位马上要分平房了,大概8000元,她得存钱啊,就会拥有自己的房子了。我说人一辈子结婚就一次,不穿婚纱会遗憾一生的,她说和房子相比,婚纱不重要,只是个形式吧。受到她的感染和影响,于我是也马上办理一个存折,开始存钱。

    我结婚时,丈夫单位分了楼房。花花结婚后租的平房,她爷爷疼爱她,让她来拉煤和木材,她花十元雇佣一头农村小马车,拉了满满的煤块木材,拎着爷爷送的小水桶,水壶,开始了生炉子做饭的生活。她一直说丈夫单位会分房的,当她存到8000元钱时,可惜等了一年,因为房少人多,为避免矛盾,单位从此不分房屋了。

    面对这一情况,花花决定买房屋,开始她看中一个平房,但是在郊区太远了。后来朋友们帮助联系一个楼房,面积小32平方米二楼位置好,21000元。花花相中了,但是她只有不到一万元。又不想麻烦双方老人,急得满嘴起大泡。当我们几个最好的发小聚会时,看见她着急上火的样子,纷纷把自己家的存款取出来,筹够了12000元给她送去,感动的她热泪盈眶。

    我们都等着她搬家消息,却得知她已经搬完家了。原来,她交付买楼款后,只剩下30元钱,她用剩下的煤和木材订了平房房费。借了一台客货车,本来要花十元钱雇佣二个工人搬家具,却来了四个,搬完家后,工人们觉得十元太少,她说多了没有,如果不要,就当义务帮助干活了,工人们只能同意。剩下20元,买了8元的涂料,他们夫妻俩一起刷墙,擦玻璃,本来要放鞭炮,可惜12元不够一挂鞭炮钱,她就没有买。她买了几代挂面,每天鸡蛋菠菜挂面,一直挺到下个月开支。当时我和她都已经怀孕,啥都想吃,可是买房后的外债,让她精心的计划每分钱,每次去市场我俩买菜,我买了排骨,猪心,肝,她买的是一斤猪肉,几斤猪骨头。或者是买的2元钱一斤的碎刀鱼杂。

    我们俩几乎同时生下二个男孩,她儿子大了11天。

    当时她听女老同事们说,生孩子不能提前去医院,所以她等到肚子痛的实在无法忍受了,疼的在床上直冒汗了,才让家人送去医院,二小时儿子顺利出生,她住了三天院,才花130元。我肚子刚刚疼就住院了,去了医院医生说还没到时候,结果三天后儿子才出生,花了不少钱。

    她月初开支,丈夫月末开支,一共530元,每月初,她都还女友们500元,大家说不用着急,可是她说,每月还款会让压力减少,更让生活非常有奔头。

    她们单位对于发表文章实行奖励。而花花恰好具备写作的天赋,每天下班后,她就趴在几平方米的厨房饭桌上,开始了写作时光,经常写到半夜,整个楼只有她家风光亮着,那一年,她因为长期伏案写作,颈椎变形,头痛欲裂,右手中指磨出厚厚茧子。为了节省托儿费早日还钱,她把几个月大的儿子送到矿上婆婆抚养,家里几乎很少有花销。单位分的大米豆油,除了送给父母和爷爷家,剩下的他们俩一年够吃了。豆油一年没用上30斤。

    那一年,她写的文章纷纷在市里,省和国家级发表,单位奖励和他们俩的工资,在第二年初,就还清了所有的欠款。那一年,他们夫妻没有买任何新衣服。当她最后还清我钱时,说了一句话,没有债务的感觉真幸福啊。

    可惜,生活却总是戏弄于人。当她刚要轻松时,妈妈却突然去世,三个妹妹弟弟未结婚,二个还未工作。经济条件陷入困境。她又开始帮助爸爸分担负担。于是常常的,我看见她扛着一大件冻鳕鱼从招手车上来,往爸爸家送去。或者是一大袋五花肉,还有一次,她竟然扛着一玻璃袋土豆,,。,每次看见她被重物压着的身影,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难受。

    岁月荏苒。转眼之间,她的弟弟妹妹们都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她的负担却依然负担未减轻。2000年,我们的工资不到600元。在企业工作的弟弟结婚时,没有钱装修房屋,向她借款,这些年她的工资几乎都帮衬给他们了,哪里还有存款,但看见弟弟期盼的眼神,想起早逝的妈妈,她还是答应了下来。她找到了我说明了情况,想借5000元。那时我弟弟在经营公司,我投资了股份,公司很盈利。我借给了她,她说由她偿还。

    那时候,照相馆非常时兴拍摄明星照,化妆后人人都像电影明星。每套80元。我们几个女朋友纷纷去拍摄,看见美丽无比的自己相片,心情特别开心。但花花没有去,无论我如何劝说,她就是不动心。我说拍摄年轻的足迹,留给未来的回忆。她就是不去。

    有一年夏天,我在省城公出的火车站遇见她,也是公出在等车,她拿了一个很大的背包,我问买啥了,她说给老人孩子和弟弟妹妹们买的衣服,我说那得花多少钱啊,她说遇见一个批发服装的朋友来进货,一起批发的,不到200元。我好奇的打开看看,有孩子套装,老人的衬衣,女人的裙子,一问批发价格,竟然比实际价格便宜十多倍。从那以后,她从不在本市买服装,都是公出时在省城批发。开始检票了,我才发现,她竟然买了硬板票,结果她穿鞋裙子,被车厢内空调吹了一宿,回来感冒一周。我心里忍不住叹气道,哎,葛朗台呀,葛朗台,啥时能改变啊。

    未料到,她竟然在几个月后就还给我5000元,我问她哪来的钱啊?她笑着说,是做买卖挣的。

    原来,她们单位对面的商城开发,同事求她的朋友帮要副食品的床号时,鼓动她也要个摊床,并借给她2000元本钱,她有个同学家开养鸡场,可以先卖后付款,于是,她租赁一个摊床卖鸡蛋,雇员是刚刚下岗的儿时发小丽丽,元旦开业,然后是过年,鸡蛋销售的旺季,丽丽也头脑精明,帮她扩大经营范围,鸭蛋,松花蛋,乌鸡蛋,鸡爪子,啥都卖,花花的朋友好几个人是办公室主任,单位过年发福利都需要鸡蛋,不到二个月,她竟然挣到了6000元钱,立刻偿还了我的5000元。她说就是无法承受欠债的压力,吃不香,睡不好。仿佛心里压块大石头难受。

    她每次公出,开始去哈市的透笼街批发商场,批发各类托运回来小食品,泡泡糖,方便袋,再批发给商店的业主,由于比本市批发街的价格便宜,每次发回货物都供不应求。仅仅不到五个月,她又挣了一万元,当时女士们时髦穿裘皮大衣,我让她也买一件,她没买,却花6000元给下岗的弟媳妇兑下下来一个小食品摊床,希望帮助生活困难的弟弟家一把。那时候,她幻想从此踏上富裕之路,很大方的总送给我和亲属们一兜兜鸡蛋,还请爸爸和弟弟们吃海鲜。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之后仅仅二个多月,由于商场的业主们对收取工商锐等有意见,纷纷罢工,五一之后,商店竟然停业,从此不在经营。她的二个摊床没有了,还碍于情面从自己工资中拿钱给干了二月的弟媳妇开支。最后,她唯一得到的就是商店退回来的500元押金。2002年,上帝给了她一份大大的美梦,却又让她空欢喜一场。

    一年后,重新焕发精力的她,开始买股票,她的钱少,只有1000元开始,都不够开股票帐号,她就把我们几个人的钱都放在炒股的发小阿玉帐号里,每次当股票涨到五角左右,她就抛出,挣一百元就买双鞋,挣300元就买套裙子,心态特别阳光。2004年股票市场大跌,我们纷纷割肉抛出,担心被套牢,她硬是挺到2007年,等本钱回来了才抛售。但她从此不在炒股了。当股票飞涨,很多人用楼房抵押贷款买股票时,房市大跌之际,她却用所有存款并借款买了一户校园学区房屋出租,效益特别好,几年后就收回了购房的资金。

    花花刚买学区房子时,我们大家帮助她收拾卫生,她一边出租学生,一边用刚收取的房租费买上下铺铁床,又买了木料将方厅间隔出二个房间,住了十多个女孩子。

    她心肠好,有的女孩教了学费没钱交房租,可以先欠着。有一次,二个房间女孩吵架,一个女孩踢坏了另一个房间的门,她自己修理好门,没让女孩赔偿。女孩搬走后,竟然介绍好多同学来住宿。

    有个女孩是河南人,打工挣钱来学习日语,刚住一个月,学校日语班搬家,女孩交了半年住宿费,她主动返给女孩五个月,并祝福女孩一切如意。

    那些女孩都是南方外地的,来北方学习日语。每次节日,她就买些水果和礼物看女孩们,彼此之间关系很好。因此,她的房屋出租很顺利,从来不用操心。

    每次收取房租费,她都好开心。当爸爸和老公公住院时,她就主动承担了全部的医疗费和伙食费。她工作忙,弟弟妹妹们就主动来护理老人,她周日护理。

    2008年冬季的一个雪天,有个女孩要住十天,只给付三十元,我们当时正好在一起聚会,她却同意了,坐着公交车去办理。回来时冻得满脸通红,我说30元还值得去吗,她笑哈哈的说,30元能买好多排骨给爸爸和老公公补养身体。挺好的啊。

    随着时间流逝,她和楼下的老人们相处熟悉了,就把钥匙放在那儿,有学生们入住,哪怕是一个月,就去取钥匙,周日她去取房费。我笑话她说不够操心费的,她认真的说没有啥费事的,我就是多走点路吧,和年轻人们交往很开心的,觉得生活的色彩斑斓,日子过得快乐。她的亲和力得到了邻居和学生们的喜欢。

    日子像飞转的列车,在人生的旅途中,有很多亲人和朋友无法抗拒生命的轮回,在半路下车,留下孤独的人独行。花花的爸爸,老公公,婆婆,就是在不知不觉中无法抵挡病魔的折磨,离开了世界。

    那是花花生命中最灰暗的日子。生命里,孝敬老人已经成为她生活的目标和动力。特别是对爸爸的感情深厚,让她无法从思念和悲伤中走出来。才40多岁,竟然患上严重的提前更年期。无论吃多少药物,也难以缓解。她坚持上班,但急剧的消瘦,记忆力减退,浑身出汗发热。我们女朋友都替她担心时,她开始运动,说跑出汗后就舒服多了,一年后,我们竟然发现她竟然治愈了早更。原来,她参加了传统文化教育的孔子学堂教育,做义工,帮助扶贫贫困人家的孩子上学。还号召朋友们捐款捐物为失学儿童做贡献。

    在做这些公益事业时,她说在心里寻觅到了失去父母后的温馨感觉,生活的特别充实和阳光。她的家庭幸福,儿子都大学毕业了,但每次和儿子一起行走,别人都以为她是姐姐,年轻的温和的面容,让岁月不曾有一丝皱纹留在她的脸上。永远铭刻的,是那灿烂美丽的面容。

责任编辑:尹丽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