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书香法院

散文:回眸——鸡冠区法院 王薇

发布时间:2018-03-22 10:38:42


    正月初六的下午,儿子回北京工作,我们夫妻去送站。当天,火车站门外人特别多,多数都是来送孩子的父母。丈夫没有买到站台票,我们俩只能送到门外。丈夫默默的把肩上的背包拿下来,帮儿子背上,我把手里的拉杆箱递给儿子,同时还递给他一桶最爱吃的牛肉酱。

    儿子接过去后,往火车站检票口走去,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就是这一回眸,让丈夫的眼泪瞬间倾盆而出,难以控制。

                                         一

    儿子曾经对他的同学说:“我妈妈真狠心,把我撇的那么远去工作。”

    所有的家人也对我执意让儿子到外地锻炼,感到不解。

    而我却知道,当初让从没有出过家门的儿子,独自去外地打拼,是多么的有必要。

    儿子去北京工作之前,我们让他考过公务员,考了二次失败了。他不喜欢机关工作,渴望去独自创业。我本来是让他去广州。在家人们的强力反对下,才改成去北京,做了北漂一族。一个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孩子,独自在北京打工,找工作,联系住宿,熟悉交通路线,关键是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去打拼,面对的困难可想而知,送材料坐地铁坐错了方向,走了好多冤枉路,业绩未完成被训斥,同事之间产生矛盾内心郁闷,

    .......,无数次,我工作繁忙之际,总是接到他诉苦和倾诉的电话,他说工作压力实在太大,每天坐车四个小时上下班太苦了,做销售跑遍大半个北京城还是没完成任务,他真的坚持不下去了,要辞职回家,问我是否同意。我说不同意,他必须得坚持三年,这是当初我们俩的约定。他无奈的回答好吧。

                                          二

    看了电影《狐狸的故事》,深深的震撼同时更深刻的反思。狐狸妈妈在小狐狸们长大后,就把儿女们带到深林里,让它们独自接受大自然的考验,更接受自然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然后默默的走开,没有回头。当最幼小的小狐狸由于害怕,还坚持跟在狐狸妈妈后面,渴望永远得到妈妈的保护时,狐狸妈妈却回过头,狠狠的咬着小狐狸,把小狐狸又赶回森林中,然后独自孤独又决然的跑远了。

    狐狸妈妈知道,倘若小狐狸们永远留在身边呵护,将来面对大自然的风吹雨打,还有动物世界残酷的生存法则,它的孩子们是根本无法生存下去的,所以,作为妈妈,它才会狠心的将儿女们赶到森林中,接受大自然的锤炼和洗礼。

                                          三

    一年多的时间,儿子换了三份工作。第一份工作,由于不熟练和刚入行,没有完成业绩任务,而业绩任务是累计的,于是就会越来越多,他上火的牙齿疼痛,整个腮帮都肿了。他打电话给我,说要辞职,想回家。

    我没同意,告诉他如果回来就必须得考考公务员。于是,他没敢回来。但还是辞掉了第一份工作。失业了,不停的投简历,去面试。经历了十多家面试后,他对我说:“妈妈,为什么所有的面试官都要刁难人啊”。我告诉他说:“他们不是刁难,而是为了公司挑选合适的员工严格把关。”

    在经历了三个多月失业时光后,他迎来了第二份工作是做文员。他特别珍惜,也努力的去做,但是因为与专业不对口,最后也还是仅仅干了一个多月,又失业了。他开始变得有点焦虑和烦躁。总是打电话诉说自己的烦恼。

    我耐心的开导他,让他分析和研究每次面试时,所有面试官提问的问题,以及自己回答的方式和答案,进行汇总和总结,取长补短,当作最好学习经验。渐渐的,他变得不再焦虑,心开始沉静下来思考问题了。

    不久,他来电话,说要去一家公司面试,让我帮助分析这家公司的优势和不足,以及提出哪些好的发展规划和建议。当时我正在外地公出的火车上,就简单的浏览了该公司的简介,提了一下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几天后,他来电话说要去公司面试了,并且说,无论是否成功,他都能接受。还说查到那个公司正在扩建,他去了之后先帮着干活,不管是否聘用上。我很赞成他的想法。第二天,他高兴的告诉我,被聘用上了,电话里都是他开心的笑声。

    他在这家公司工作踏实,稳定,业绩也不错。虽然他的学历不高,只是专科,但是公司领导在开年会时,表扬他是最勤奋的员工。他还分到了年终奖。

    前几天,儿子打电话说,公司实行淘汰机制,有两个同事未完成业绩,一个被辞退,一个被警告。他完成业绩不错,还要继续努力。最后,儿子说妈妈,我越来越喜欢北京了,这儿的环境让我特别奋进。

    那一刻,我的脑海中,总是回忆起狐狸妈妈在将最幼小的狐狸又赶入森林时的情景,面对小狐狸无助又悲伤的哀鸣,她都不改变决心,甚至还狠心的去咬儿女。可是,我能懂得和感觉到,那一刻,狐狸妈妈独自离开儿女们时,它的心一定是万分痛苦,充满了对子女们深深的牵挂和不舍,还有对孩子们未来风险的担忧,它的眼里一定是充满了泪水。只是,它没有让泪水留下来而已。更没有让自己回眸去看一眼被抛在后面的孩子们,决然的向着远方而去。

责任编辑:尹丽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