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法海拾贝

人物:外出执行路上的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18-11-07 08:52:51



鸡冠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助理魏金鹏

    说起执行工作,这位出生于93年的年轻人深有体会,虽入职时间不到两年,但却办理了300余起执行案件,他就是鸡西市鸡冠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助理魏金鹏。他于2015年大学法学毕业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并于2016年以鸡西地区捆绑职位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到鸡冠区法院工作,由于工作勤快认真,善于钻研,又对计算机方面比较擅长,被同事亲切的称为“小魏”。

    都说执行工作不易,但小魏并没有这么觉得,虽然你经常看到他加班加点的身影,但当你问起小魏累不累时,他却说:“当看到申请执行人拿到执行款时,感觉一切都值了”。      

    执行局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很多案件,如果不到外地对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予以核查,案件就无法继续执行。很多时候工作很急,小魏二话不说,拿起背包,带上便携式电脑和便携打印机便和法官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执行”。

    这不,因一系列外地执行案件,小魏又要和法官外出办案了:交接好手中工作、检查笔记本和打印机设备、和同事了交接了一下案件基本情况、买票、简单收拾好衣物后,来不及和家人说一声,小魏就已经在赶往河北省某县的火车上了。

    小魏深深的知道自己身上的职责,被领导安排出差,是对自己的一份信任,因此,即便在火车上,小魏也经常拿出卷宗翻阅,和承办法官研讨,找到执行案件的突破口,研究执行方案。

    在执行河北某县王某的案件中,小魏和法官拟定了外地执行稳扎稳打、不打草惊蛇的战术:先和申请执行人联系仔细查找出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固定证据,最后约谈被执行人。县城里没有出租车,只有被当地人称为“摩的”的三轮电动车,小魏和执行法官坐着“摩的”依次去了房管局、车管所、婚姻登记处、国土资源局,辗转了好几个地方,终于发现被执行人在房屋预售部门有购房合同,但是发现购房人的身份证和卷宗里面的身份证不一致,怎么办?查。最终发现该被执行人在当地公安部门变更过身份证,固定证据后,小魏和法官打算去查一下婚姻状况,但是并没有查找到,1994年以前的婚姻记录并没有录入到系统里,但是考虑到被执行人极有可能在此之前结婚,小魏和法官协商,还是去当地村镇实地去调查,果不其然,在乡档案馆,查找到了两人的婚姻记录,小魏看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小魏和法官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简单吃过晚饭后,约谈了被执行人。被执行人看到这些证据之后,在充足的证据面前对法官说了一句:法官,我服了,我还钱,最终,该案以执行和解结案。

    下一站要去往山东威海,来不及逗留,小魏和法官就买好了去山东的票,由于路途遥远,坐长途客车的时候有时只能在车上对付一口。这个案件需要对被执行人的房屋进行评估,但在对被执行人在鸡西本地的一处房屋处理后,被执行人仿佛人间蒸发一样,多次打电话也不接。经查,被执行人在山东某市还有一处住房,如果拍卖这个房屋,申请执行人的债权就能得以实现。但当小魏和法官到达现场时,屋内并没有人,无法进入对房屋内部进行评估。怎么办?小魏突然想起了最近出台了询价的司法解释,在研究了该司法解释后,对该房屋进行了查封并张贴了强迁公告,最终在该地房产局征询出了该类房屋的最近市场交易价,小魏决定用这个案件开辟先河,研究出省时省力的询价评估方案。

    终于完成了交办的几件大事,正当小魏和执行法官到达哈尔滨的时候,突然接到局里电话说,已经移送拘执罪的王某和刘某出现在哈尔滨市某宾馆,其中一人已被刑拘需要当地公安交接,另一被执行人也已被控制,小魏和法官二话没说,一边做拘留手续,电子签章,一边赶往现场并通过指挥中心商定与当地公安局办理交接事宜,最终王某和刘某这两名老赖被依法带回鸡西,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当小魏和同事们回到鸡西,已是后半夜三点多,那一刻,虽然身心疲惫,但是他们却很开心,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只有法院人才能读懂的笑容。

责任编辑:高珊    

文章出处:鸡冠区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