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鸡西中院冯莹撰写的征文收入《纪念全国法院学术讨论会三十周年征文文集》

发布时间:2019-01-14 10:02:40



鸡西中院员额法官冯莹


生活中的冯莹


《纪念全国法院学术讨论会三十周年征文文集》

近日,鸡西中院冯莹撰写的《好法官和好妈妈》征文收入《三十而立、你我同行:纪念全国法院学术讨论会三十周年征文文集》。

全国法院学术讨论会每年举办一届,为办好学术讨论30年回顾活动,全国法院学术讨论组织委员会特别举办了以“三十而立、你我同行”为主题的征文活动。

 

《好法官和好妈妈》

 

今年三十四岁的我是一名法官,更是一名妈妈。

想成为一名好法官,需要在工作中倾注更多的精力;想成为一名好妈妈,需要在家庭中浇灌更多的心血。人们常说,工作和家庭难兼顾,听起来确实有道理,好法官和好妈妈仿佛也是难以同时实现的两件事。

法律原本不是我的选择,本科时我学的也不是法律专业。但因缘际会使然,本科毕业后,误打误撞进了法院。因为是一名纯正的法律门外汉,初进法院的我从庭科室名称到文书种类,从法律术语到法律关系,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从未有过的求知欲如烈火一样熊熊燃烧起来。于是,先是通过司法考试对法律知识有了全面但粗浅的了解,后又通过在职的法律研究生对法律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对论文能够指导实践的“真知”就是从那之后明白的。

研究生毕业论文的写作不可谓不辛苦,那时初为人母,作为哺乳期的妈妈,写论文的固定时间是孩子入睡后,可小儿易醒,常常是焦头烂额的辗转于论文与孩子之间,坎坎坷坷总算毕业,对论文写作并没有太大的心得。可那之后,我惊奇的发现,对于论文涉及的相关知识似乎在认识上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对我整个民法体系的构建也大有裨益。我开始萌发了想再写论文的念头。

一线法官的工作是繁忙而琐碎的,好似一支旋转的陀螺,可一线法官的素材是丰富的,每一个难以下判的案件似乎都能成为论文写作的方向。我有一个本子,正面开始记得是每一个案件的庭审提纲和争议焦点,凌乱的只有我自己能看懂;背面开始记得是我想不明白的法律问题,时而有一个大三角形的标志,就是我认为可以写点什么的问题了。带女儿加班的时候,女儿惊讶我的本子很乱,但也夸赞过妈妈很勤奋,本子上记了这么多东西。

网络流行的鸡汤文中总会看到这句话“所有看起来的毫不费力,一定有着藏起来的拼进全力。”从外表上看,我可能也是属于毫不费力得成绩的人。可知道我有多努力的人有三个:天知道、我知道、女儿知道。

虽然可写的素材很多,但刚开始我只是小打小闹的写点调研,没有体系,也没有深层次的理论支撑,多数只是某个法律问题的不同观点以及我对我认可观点的浅层次分析,可谓是“有一颗想写论文的心,但找不到写好论文的路。”每年投稿学术论文也是石沉大海。法院学术论文讨论会还是那个讨论会,但于我而言,参与之后开始变得不同起来,虽然失败,但也每次都有新的收获,尤其是近几年来,有幸参加了省法院举办的学术论文讨论会的培训班,通过老师的指导与和同行们的交流,尤其是看到那么多的同行们都在为学术论文而努力,一方面,让我感受到了我不是一个人在努力;另一方面,也觉得大家都在努力,我只有更加努力,才能追赶上大家的步伐。

作为一线法官,白天是不可能有时间的,即使是周末,也多半为结案率而牺牲了。学术论文,确实占用了我本就不多的业余时间。

为了写好学术论文,多少个女儿晚上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都是妈妈的台灯;多少个本应给她读书的时候都是我自己在看书;多少个天气晴好该带孩子出游的的周末也是我在家带着女儿对着电脑互相陪伴。开始,女儿会经常闹着我陪她玩,可久闹无果后,她也放弃了,开始学样似的安静的在我旁边自己拿书看。

失败是成功之母,每一次失败都让我离成功更近。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终于,在第二十九次学术论文讨论会上,我有幸得了二等奖。评奖结果揭晓那天,我特意请了假去接女儿放学,与她共同分享妈妈的快乐。在那很久的日子里,女儿都沉浸于妈妈荣获全国二等奖的快乐中,并且在很多次看书的时候,会突然抬起头对我说:“妈妈,我要好好学习、好好努力,像你一样,得全国的奖项。”而每每在这一刻,我都会瞬间热泪盈眶,谁说工作与生活不能兼顾?好法官和好妈妈不能集于一身?我虽然不能给女儿随时随地的陪伴,但我的努力孩子都看在眼中,身教的力量让我在收获工作成绩的同时更收获了一个好孩子。

感谢女儿理解妈妈的努力,也感谢努力的自己!

责任编辑:高珊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