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法海拾贝

追忆:九十年代,那是风流之徒的最好年华

  发布时间:2019-03-26 09:12:18



    磷矿是位于梨树区西南方向的一座大型矿山,那是生我养我的第一故乡。那里留给了我无数的记忆,倾注了我太多的感情。

    特别是在磷矿法庭工作的那段岁月,是我人生旅途中很重要的一个驿站,每每想起那些挥不去、忘不掉的曾经的往事,常常让我在唏嘘感叹之余一次又一次地走进记忆深处……

    我是1993年从磷矿硅线石浮选车间调入法庭的。

   当时我们法庭共有3个人,庭长姓费,助审员姓邹,她们都是我的老大姐,我是法庭书记员兼法警,我们的编制隶属矿机关,工作受矿党委和梨树区法院双重领导。

   法庭的办公用房是矿上用西山坡一栋闲置的家属房改建的,与派出所、保卫科、街道办同在一栋房办公,法庭单独占用面积不足30平米,既是办公室,又是调解室,还是审判庭,室内除了3张办公桌、5把椅子、1部电话外,基本没有多余的物件。条件虽然异常简陋,但是却丝毫不影响我们办案。

   当时我们审理的案件都是些离婚、债务、赔偿、劳动报酬等民事案件。

   在办案过程中,我们针对不同的案件和当事人采取不同的方式方法,调处各类矛盾纠纷,既有和风细雨,又有酷暑严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导之以法,尽量做到案结、事了、人和,必要时还要采取强制措施,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我们法庭受理的案件,一般都是简易程序的,普通程序的极少,大多都以调解和撤诉结案,因而我们的办案效率很高,从程序到实体,每个环节、每个节点都能达到规定要求,每年结案率都达到100%,我们三人也年年被院里评为先进干警。

    然而,由于法庭地处偏远,各方面受条件所限,在立案、文书送达、案件执行上并不一帆风顺,可是无论面对什么困难与阻力,我们都能满足当事人的合法诉求。

    一次,石墨采区职工侯某因妻子与婆婆关系不好,连续一年多不给付赡养费,公婆决定起诉儿媳。

    可是,两位老人住在山沟,体弱多病,走不了远路,无法到庭立案。当委主任将这一情况反馈到法庭后,费庭长当天就领我不顾零上30度的高温天气,沿着崎岖的山路,艰难地翻过一座大山找到侯某的父母家,为其上门立案,让侯某的父母不出家门、不用求人就能打官司。

    事后,费庭长为缓和婆媳关系,多次往返于侯某和其父母家进行调解,反复做疏导说服工作,最终解开了双方的矛盾症结。

    侯某的妻子同意按月给付公婆100元钱,并帮助干家务活儿。曾经积怨较深,一度成为冤家的婆媳终于流着泪拥抱在一起……

    在王某诉胡某离婚一案开庭前,因胡某与王某分居时在矿上办理了停薪留职,后来卖掉了磷矿的房子,带着不满3岁的孩子去远在滴道的父母家居住,我们联系不上他,无法送达传票,我就按照王某起诉时留下的住址到滴道团山子寻找胡某,结果没有找到。

   后来得知胡某已经搬家,已不在原住址居住了。无奈之下,我让王某联系多个胡某的朋友,才得知胡某的准确住址。为保证按时开庭审理该案,我就让王某随我再去一趟滴道。那天,我们顶着漫天清雪和刺骨的冷风,几经周折才找到胡某,成功送达了开庭传票。

    在盛某、王某诉杨某劳动报酬一案结案后,杨某拒不履行判决书规定的义务,我多次到杨某家敦促其履行,杨某都以自己转包的工程矿上没做决算为由,无钱给付盛某、王某的劳务费,还说了很多藐视法庭的话,甚至叫板:“我没钱给他们,看谁能把我咋的?”态度极其狂妄。

    我见不能说服杨某,就回到法庭向庭长讲明了情况。第二天,费庭长专门到院里向杜言龙院长作了汇报,并请求采取强制措施。当天夜里10点钟左右,院里派来的执行员来到法庭,由我在前面领路,刘占忠、卜奎林两位执行员当晚就将杨某拘留,并直接送进鸡西拘留所。没过一个星期,杨某就给付了劳务费,交纳了罚款,盛某和王某最终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血汗钱。

   在法庭工作的几年中,矿上经营状况不好,办公条件始终未能得到较大改善,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法庭搬到矿文化宫后,矿上因经济滑坡,全线停产放假,长期拖欠职工工资,矿办、文化宫、招待所全部停止供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在坚持办案。严冬季节,法庭所有的窗户都结满了厚厚的霜花,诺大的空间处处弥漫着冰冷的寒气。

    我们手脚冻得受不了时,就起来跺跺脚,用嘴呼出的热气暖暖手,甚至有时干脆戴上棉手套握着笔记笔录。记得有一次,费庭长和邹姐有事没来,我在开庭审理徐某诉李某离婚一案时,因调解时间过长,钢笔冻得不下墨水,只能用打火机边烤边记笔录。

    整整一上午,我忍着饥渴挨着冻,总算将该案审理终结。

    当看见徐某与李某重归于好,幼小的孩子又得到了久违的母爱时,心里不禁涌动着一股暖流,深为自己又挽救了一个濒危破裂的家庭而倍感欣慰。

    我十分珍爱法庭的工作,因为司法肩负着化解矛盾、裁决是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神圣职责,使命光荣。

   就在我信心满满立志为当一名审判员而发奋努力的时候,矿党委却将我调入宣传部负责编辑有线电视节目工作。自此,我不得不离开了始终热爱的法庭。

    我在磷矿法庭工作的4年中,感悟很深,收获很大,至今想起在法庭的那段岁月,心里还十分留恋。尤其是两位老大姐对我的帮助,院领导对我们法庭的关怀,王金田副院长、霍林才庭长多次对我悉心指导都永远烙印在我的心中,让我在工作实践中不断学习,不断历练,不断进步和成长。并促使我后来在法院的工作中更加崇尚法律,忠实法律,为践行司法为民,公正司法而积极努力。法庭的工作经历是我一生中的宝贵财富,而法庭人的优良传统将永远激励着我奋力前行!

责任编辑:高珊    

文章出处:梨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