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案件时空

七年之痒闹离婚 法院调解和平分

  发布时间:2020-06-05 10:48:05


    人们都说结婚有七年之痒,第七个年头熬过去了也就过去了。调解室里这对三十出头的小夫妻已经是第二次来了,距上次起诉离婚才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这次,女方再次起诉离婚,双方剑拔弩张,如何给这个岌岌可危的婚姻止痒,一起来看看城子河法院家事审判法官温春艳怎么“对症下药”。

    中国人一向提倡好聚好散,那“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的缘分岂能说散就散?曾经一起过日子的两口子突然拔刀相向,刀光剑影、唇枪舌战之后,又将一地鸡毛展示给亲朋好友、十里香亲,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两败俱伤不后悔”吗?如此的离婚场面真是惨不忍睹。

    没有哪个离婚案件是调解一次就成功的,在第一次调解失败后,久经沙场的温春艳并没有泄气,越挫越勇才是她调解能力过人之处。“或许离婚也不一定就是惨淡收场”,温春艳法官开始放大招了。

    “背对背调解”

    把当事人双方分别安排在两个房间,逐一促膝长谈,原告放下心防,将婚姻中的牢骚、憋屈、愤怒、困惑全数倒出来,将七年的心累、心碎、心酸和无奈全盘托出,说与法官。待法官再预与被告长谈,被告却已跑路走人了,电话不接,再打还关机了。温春艳淡定幽默的说:“那就让子弹飞一会。”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一个星期后,温春艳带着书记员,来到被告父母家,与老人唠家常,聊孩子们的感情,听老人对小两口婚姻生活的看法。可怜天下父母心,哪家的父母不盼着自己的子女好啊!两个多小时的家长里短,温春艳掌握了小两口婚姻的症结所在。

    原来双方从结婚时的欢天喜地,到后来婚后生活的鸡毛蒜皮,深情终究是错付了。原告笃定要离婚,态度十分坚决,被告觉得自己工资已经上交,原告花钱大手大脚,每天各种买买买,为了挽留婚姻,被告试图索要赔偿来阻止原告离婚。

    夫妻离婚不谈钱不可能,而谈钱又容易把最后的感情和体面都丢干净。

    “一剂猛药 药到病除”

    面对一份难以挽回的感情,温春艳继续做被告的思想工作,“作为局外人,我看待你们婚姻中的问题更客观、更实际。离婚也闹了有小二年了,想过孩子的感受吗?你有管过孩子吗?孩子不说,不代表他内心没有感受到伤害。你除了往家交工资,有参与家庭其他事务吗?眼光要往以后看,现如今离婚也不是一件丢人的事儿,强扭的瓜不甜,好聚好散,以后孩子由女方抚养更方便,可是你索要了高额的赔偿,让孩子跟着妈妈遭罪吗?天涯何处无芳草,大丈夫何患无妻……”

    被告终究是明白了,一个人的孤独好过两个人的无趣。最终被告同意离婚,并放弃了高额赔偿。

责任编辑:高珊    

文章出处:城子河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