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苑文化 -> 法海拾贝

散文:父亲的菜园

  发布时间:2020-06-24 09:26:50


    金秋时节,回家团聚。见我们回来,正在里屋忙碌的父亲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欣喜的奔向院门外的小菜园,一边走还一边念叨:“我去割把韭菜,中午包饺子吃!”母亲见状,笑着对我们说:“这老头子,越来越不听使唤了。一门心思就花在那一分菜地上了!”母亲说着笑着直摇头叹息。

    父亲喜欢侍弄菜地,还是从前几年开始的事儿。那时,我们姐弟三人都已成家,在外独立门户生活,母亲随我们看护孙子外孙,家里就只剩下父亲一人独守老院过活。也曾几次三番的劝说父亲与我们同住,但父亲总以放心不下家里的田地为由,不肯来住。于是,我们姐弟便商量着把家里的责任田转于别人耕种,心想这下老人可没挂心事儿,总该来了吧?岂不知,无事可做的父亲竟然把门前的一份空地收拾出来,种上了蔬菜,整日以拾掇菜地为乐。

    看父亲真的离不开土地,我们姐弟也就随他了。

    父亲对这一份菜地是花了很多的心思的。每次回家来,总见他一个人蹲在菜园里忙活。不是给这陇韭菜松松土,就是那畦白菜捉捉虫,间或还会自言自语几句,就像在叮嘱一些顽皮的孩童,那神情很像一位慈父在敦敦教诲自己的儿女。

    才开始的时候,父亲的菜园并不怎么景气,种下的菜苗多半会九死一生,就是有几株命大的残兵剩将侥幸存活下来,接的果实也是稀稀落落的,总是付不入出。于是,我们又联合了母亲劝说父亲放弃菜园来镇上一起住。但倔强的父亲大手一挥,“咋了?种了一辈子地,还能在这分把地上栽跟头?我还就不信这邪了!”

    后来,再回家,便看到父亲的枕头边上多了果蔬栽培技术的书籍,于是便笑父亲的执着。笑归笑,但每次回家还是花上一些时间与老人谈谈他的菜地,说别的他似乎谈性不高,只有说起那些辣椒茄子们,他才会如数家珍般的炫耀上一番。

    自去年开始,父亲的刻苦钻研终于有了功效,小小的菜地里开始枝繁叶茂起来,而且一年带头没有停歇。春天里是碧绿的菠菜、香菜,夏天里是黄瓜、豆角,一入秋,扁豆南瓜就跟上了趟儿,收拾完了瓜秧,便有种上了大白菜与菠菜……亏父亲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四季里应季的蔬菜竟然样样不落。随着父亲种菜成绩的一路飙升,我们姐弟的餐桌上也日渐丰盛。父亲布满沧桑的脸庞也日渐舒展。每次,送菜上门,父亲总骄傲的说上一句:纯绿色食品,你们市场上买不到的新鲜!那份荣光不胜言表。

    有了种菜心得的父亲也没想自己独享这份乐趣,他开始鼓动邻家的嫂子大婶们,开始在墙角、院外的空地上种植蔬菜,还不时的上门指导,所以,我们家那条小巷每次回来总是浓荫蔽日,芳香四溢。

    父亲劳作了一辈子,忙碌了一辈子,至此也始终离不开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近年来,随着经济的搞活,村里越来越多的后生们走出农门走入城市讨生活,看着田地里越来越少的耕种者,父亲总是心生叹息:以后的娃娃都不会种庄稼了,那咱们的地咋办?那么大的国家吃什么?就是向人家外国人买着吃,不也花钱不是?谁知道外国的菜用不用化肥、农药?

    每次听父亲这么说,我们便都面面相觑。对于土地,父亲比我们更有感情!

    此后,我每次回来,都发觉父亲在菜园里待的时间越来越长。每次看到父亲在菜园里伫立的背影,我的眼眸总会忍不住的模糊,不是因为他的衰老,而是他眉间日渐浓郁的焦虑。有时候,真的觉得,父亲就像是无数个曾忙碌奋战于土地上的劳动人民的一个缩影,眼前的这一分菜地,就是他最后执着守望的精神家园。也许,他相信,也许,他会看到,在他热爱的这片土地上,终会耕种出一个更加绚丽的美好未来!

责任编辑:高珊    

文章出处:密山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