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官讲堂

以案释法丨赌博害人害己 切莫沾染沉迷

发布时间:2020-06-28 10:36:02



    不管是现实还是网络,都是水很深的地方,一入江湖深似海,有人的地方就有“骗子”,有句话说:傻子太多,骗子明显不够用,一不小心就会进入赌博的骗局。

    其实赌博分为好多种

    老话说“十赌九输”

    赌博,最大的危害是让人在不知不觉中迷失自我,陷于其中却无法自拔。在很多人看来小赌怡情,大赌“才”伤身。其实只要是赌,大小本质上都一样只不过小的表面危害看不出来,而大可能直接引发重大的危害。

    俗话说:“十赌九病,久赌成疾”。赌博本身是一种刺激,常常一赢一输便上了瘾。

    永远相信一句话:真的赢只是一个过程,输才是结果。

    “过来人的自述”

    此前家有七八万 如今妻离子也散

    【主角】孙某,42岁

    【赌龄】五六年

    【赌具】台球

    【赌博经历】

    来自武宣的孙永平在南宁市秀田小学附近卖包子,他来南宁有八九个月了。之前,孙在老家曾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儿一女,家里开有村里惟一的杂货店。店虽然小,但一个月下来,也能赚到近千元。孙有兄弟三人,二弟在武宣一镇上卖猪肉,孙与小弟受二弟影响,也在村里卖起了猪肉,“每天能卖一头猪”,加上自己又办有一个打米(碾米)厂,收入可观。

    积攒了一些资本后,孙永平带着老婆孩子来到镇上开了一家米粉店,兼营炒菜等。米粉店既在主要街道,又靠近镇上的小学,生意比较旺。加上孙有一手做扣肉的好手艺,镇上一些居民办红白酒事,都喜欢叫他去做总厨师。经营了近两年后,夫妇俩已经“有了七八万元”,他们想在镇上买块地皮建房。

    孙的妻子见生意红火,就跟丈夫商量,想把在老家的家公家婆一起接到镇上来,把农村的房子卖了。之后,夫妻俩更拼命赚钱了——妻子主内,负责粉店,孙主外,负责帮弟弟杀猪、买活猪。一来二去,他在家的日子就少了很多。

    镇上的猪肉摊旁有不少摆台球的,名为娱乐,实为赌博。孙也知道这一点,但一些赌徒“可能是看到我有点家底的缘故”,在孙经过时经常怂恿他去玩几局。刚开始孙也不怎么搭理,但这帮人叫得多了,孙也怕老不搭理人家会被人认为是“瞧不起人”,于是也开始“入乡随俗”起来。

    就这样,从5毛钱一局开始,一直赌到10元甚至50元一局。然而,做生意顺风顺水的他,在赌场上手气却特差,基本上每天都是输。开始还能以卖猪肉的款来顶赌债,到后来猪肉款不够了,就签字欠账——赌徒拿不到钱,就去孙妻子掌勺的饮食店吃饭“销账”。

    孙的妻子这才发觉,自己丈夫在外面赌台球输了很多钱——昔日恩爱的夫妇俩为此经常吵架,两人基本没有什么心思去搞生意,饮食店生意清淡了很多。

    越输就越想赢回来,孙下的赌注后来也大得惊人,但他仍然是输多赢少。最让孙痛心的是,自己竟然连卖老家房子的1万多元钱,都全输掉了。赌徒们一拨拨找上门来追债,让孙再也不敢待在粉店和老家,最后只能跑到柳州市躲避。

    见不到孙,赌徒们开始骚扰他的老婆和父母兄弟,每天一有空,一帮赌徒都会拿着孙签字的“借条”前来索债。昔日顾客盈门的粉店变成了赌徒的“二食堂”——不堪其扰的妻子有一次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就干脆说自己与孙离婚了,希望赌徒们不要前来打扰。

    【现状】

    这一说法最后被迫假戏真做——妻子狠心主动提出与孙离婚,让两个孩子跟爷爷奶奶回老家,而自己去了柳州“跟别人跑了”。老家的房子变卖了,孙的弟弟只得另外圈一块地,搭起茅草棚临时居住,但仍不时有赌徒前来骚扰,被不少村民笑话。

    由于还欠有赌债,孙自2005年末离开老家后,辗转柳州、桂林做“白案”(即饭店里搞馒头包子一类的师傅),最后终因与老板不合来到南宁,在路边摆摊,一直不敢回家。“最近治理‘五乱’,也蛮久不出来摆了,以后也不知道怎么办。”孙颇为无奈地说。

    小编提醒:

    赌博害人害己 切莫沾染沉迷

    赌博不仅触犯了法律

    还要为此付出进牢狱之灾哦

责任编辑:高珊    

文章出处:梨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