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我执着 我选择

  发布时间:2020-11-18 09:21:17


太阳初升

路旁的落叶被散步的行人轻轻带起

这是清晨的宁静

夜色降临

路边行人步伐匆匆车辆川流不息

这是归家的急切

周末的城市喧哗又热闹

人们都在认真的感受生活

在这样平凡的清晨、夜晚和周末的时间里

法院里却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

11月14日,周末的法院大楼里与平时并无两样,被卷宗“埋起来”的法官助理,与当事人“煲电话粥”的法官,与材料表格“斗智斗勇”的行政人员,而会议室里,中院党组书记、院长李岫岩正与基层法院院长和中院部门负责人分析案件推进情况,研究制定下步工作方案。鸡西中院大楼貌似比平时更“热闹”一些,各基层法院也不“冷清”。

法官的一天

清晨7时许

鸡冠区法院民一庭员额法官杨振宇已经来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翻看一本本尚未审结的卷宗,密密麻麻的银行转账流水单和一份份买卖合同,一遍遍听看音视频资料证据。他作为繁案团队的员额法官,审理的案件均属于疑难复杂案件,加之疫情原因导致案件大量积压,他的时间都被开庭占满了,所以为了能更好地研究案件,只能每天早一点到单位,提前阅卷,为开庭做好准备。

上午9时

杨法官身着法袍坐在审判台上,面前放着一本厚厚的卷宗和一张白纸,一支笔,这是他开庭时的标准配置,这是他为了随时根据庭审情况能够更好的理清思路并随时记下重点问题。随着法槌的敲响,一起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案件的庭审开始了,案件中的争议焦点问题随着案件有序的审理,疑难复杂的案情,已逐渐清晰明了。此刻时针已指向了12点,庭审圆满结束。杨法官快步行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他正在思考着刚刚开庭的案件。书记员跟上来:“杨哥,下午开庭的是发回重审的那个案件。”“恩,好的,咱们先吃饭”杨法官说。

13时30分

中午短暂的休整后,杨法官身着法袍再一次出现在审判台上。鸡冠区法院的第二法庭再次响起了法槌有力的敲击声。这是一起发回重审的侵权责任纠纷案件,原、被告的纠纷历经一审、二审、再审、提审,诉讼时间长达三年之久,矛盾一直没有得到实质性解决。一件案件纠缠了几年,进入到重审程序,双方的矛盾非常尖锐,并且都带有负面情绪。为了妥善解决争议,化解双方当事人的矛盾,能够在庭审中查清事实,杨法官在庭前详细了解了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争议事项,积极与双方沟通,尽量让双方卸下心里的不良情绪。庭审中,杨法官又运用其多年的庭审经验,通过层层递进的提问技巧,还原了案件的本来面目。经过杨法官一次次的不懈努力,这起看似不可能化解的案件,双方当事人最终达成了一致的调解意见。案件的当事人主动和杨法官握手表示感谢“折腾了几年的纠纷今天终于得以化解,我又能投入到正常生活了”。

下午16时30分

杨振宇回到办公室的开始撰写判决文书,这是杨法官多年养成的习惯,白天里因为开庭、调查、接待当事人,他基本没有任何空余的时间撰写判决书,只有到了临近下班了,才有时间安静的坐在电脑桌前。每个夜幕降临之后,当大多数人已回到家中,鸡冠区法院大楼总有一盏四楼的灯是亮着的,这就是杨振宇的办公室。有一次新来的书记员好奇的问杨法官原因,杨法官开玩笑的说:“伴着月光我才会有创作的灵感。”

20时许

夜风已冷,杨振宇拖着疲倦的身体,踏上了回家之路。平日里急急匆匆的脚步,可能也就在这个时候能放缓一些,作为一个与时间赛跑的人,面对繁多的案件也只有在这一刻才能抽身休息片刻。疫情耽搁的案件不等人,明天还将是一个忙碌的一天。

干警手记

作为一名基层法院干警,和所有同仁一样,加班一直是我的工作常态,但一直以来,我很少在微信朋友圈或者微博上倾诉我的加班故事,也不曾在个人总结或个人事迹中大书特书自己如何“五加二”、“白加黑”。因为每当我加班完后,走出法院大楼,那一扇扇亮着灯的窗户,里面都是和我一样加班到深夜的同事,这么一想,加班,确实是一件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考进城子河法院之前,我便在市中院当聘用制书记员,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法院工作忙,三天两头的就要加班,考试前还有朋友劝我不要考法院,但因为对法院的向往,我还是义无反顾的来到了法院系统。

刚来到城子河法院,那时候还不认识单位这些“加班专业户”,随着时间的推移,加班也成为了我的工作常态,我便认识了“满头白发”的年轻法官刘继东、腰疼到直不起来还在研究案件的冯叔、“深夜执行员”张乐鹏,还有艳姨、凤姐、宏亮兄……可能有人会说,有那么多活么?非得加班干?肯定是你们白天没干活,晚上做样子!每当听到这种话,我都能想到“自古局外人之议论,不解局中人之艰难,反得清议之名”。

现在临近年终岁尾,再加上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院上下都在向年底审判执行质效指标发起总攻,加班的人更多了。就在昨天,刑事审判团队的一个书记员晚上8点给我发微信,说在看守所开庭太晚了,没法回单位打卡,要报备一下考勤情况。在他发来的照片中,我看到辛宝峰副院长和孙桂萍法官在审判席上,还有十余位诉讼参与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栅栏对面是十余位被告人,连续工作12个小时是坚持审判的信念,也是个人牺牲的无奈。

我知道,城子河法院这些人,他们在生活中是平凡的父亲和母亲,也是别人的子女和兄妹,但因为责任,因为坚守,他们成为了一名法院人!

在每个华灯初上的时候,

奋笔疾书的夜晚,

凌晨阅卷的破晓,

那些灯火通明的夜,

那些晨光熹微的星,

他们用莹莹微光,

装点着我们的法治之梦。

责任编辑:高珊    


关闭窗口